信息量超大!周小川李波等齐聚 谈到印花税等热点

原创 PC4f5X  2021-05-22 15:12 

5月22日,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开幕。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名誉院长、央行前行长周小川,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出席论坛,并就减少印花税、人民币国际化、绿色金融、宏观审慎政策框架等当前的热点话题发表了演讲。

周小川:减少印花税比

降低交易技术成本可能更受关注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名誉院长周小川表示,支付系统现代化隔一段时间迈一个台阶。这个台阶一般来讲是比较大的台阶,大家才有足够动力去考虑升级。总体而言,整个支付系统包括交易所系统,未来都有可能实现实时全额交易。但对交易所系统来讲,不是说速度越快、越实时全额交易越好。

谈及数字人民币,周小川说,当前有一种议论是说人民银行推动的数字人民币是想取代第三方支付的角色,这其实是不对的。“中国人民银行明确地说DECP的计划是一种双层系统,而且整个研发队伍是由人民银行组织,由主要商业银行,还有电信营运商及几大第三方支付机构共同参与,都是在他们以往工作基础上,瞄向升级换代的新台阶。”“大家都是在一条船上。当然在一条船上的人有时候也会有不同意见,可能在有些问题上会有争议,但毕竟是在一条船上,并不是有些人说的好像是一种内斗、谁会取代谁的说法。”

对于交易所系统,周小川表示,现在交易所系统整体运行比较好。虽然交易所整个系统,包括所谓价格优先、时间优先的排队自动撮合系统以及后面的证券登记和交割系统也有不少成本,但公众对这方面降低交易成本的呼声并不高。如果说大家希望降低交易成本的话,可能更多是减少印花税,这比技术成本可能更受关注。

谈及人民币国际化,周小川表示,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大贸易国,货币的地位应该提高,也确实有提高的潜力,技术系统对此会有影响。所以这些年在技术方面也有很多开发和支持,譬如跨境人民币支付系统(CIPS)等。是否可以利用数字货币上一个很大的台阶呢?“我觉得,不要太高估技术方面的因素,更多的要看体制和政策上的因素。”

李波:针对房地产等特定领域

潜在风险及时采取宏观审慎措施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表示,要充分发挥宏观审慎政策结构性靶向调控的作用。针对房地产金融、跨境资本流动、债券市场等特定领域的潜在风险,及时采取宏观审慎措施,防范系统性风险。

李波建议,进一步完善金融监管框架。在未来的金融监管体制的改革中,进一步统筹好宏观政策和监管政策。同时,要强化审慎监管和行为监管,落实功能监管和目标监管的要求,构建符合我国现代金融业发展特点、统筹协调有力有效的现代金融监管框架,可考虑将监管部门的审慎监管职能和行为监管职能进一步明晰和分设。

同时,进一步健全宏观审慎政策框架。研究更加明确可量化的宏观审慎政策目标,包括最终目标和中间目标,明晰顶层架构和权责划分,明晰宏观审慎政策的治理架构。同时,推动形成科学有效的宏观审慎政策传导机制,提高宏观审慎政策执行效率和有效性。建立全覆盖的金融风险监测预警体系,重点加强对加杠杆行为、债务及金融周期的监测,有针对性地创设政策工具,做好重点领域的宏观审慎管理,逐步将主要的、重要的、有系统性影响的金融活动,金融机构、金融市场和金融基础设施纳入宏观审慎管理。

肖远企:未来绿色信贷等

将迎来巨大发展契机

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表示,未来绿色信贷、绿色保险、绿色债券、碳交易市场都将迎来巨大发展契机。气候变化也会倒逼能源结构、产业结构调整,催生信息生物、新材料、新能源等新兴产业,带来更多新的增长点。

肖远企表示,应对气候变化,在金融领域目前可能更多地是看到它带来的不利影响,但其实机遇更多——会给金融行业创造难以想象的比较空间,或将大幅外移金融生产可能性曲线点,扩大金融长期增长的最大可能性边界。

肖远企认为,需进一步研究的低利率将如何改变金融机构经营与盈利的模式的问题。全球超低利率乃至负利率的情况已经出现很多年,涉及的国家越来越多。这种现象背后的成因、其中蕴含的规律或趋势,以及未来对金融机构的影响等问题非常值得探究。

低利率是否会带来利率水平和净利差长期的持续下降?肖远企说,数据表明,目前实施超低利率甚至负利率的经济体,其利率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在下降,一些国家的整体净利差已趋近于零。但这些国家金融体系的结构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说明其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早已经做出了某种调整或者是变化。

“负面影响也不能忽视,长期低利率环境会造成金融风险隐性化和长期化。”肖远企分析,从央行角度看,负利率弱化了货币政策传导效果。从财政角度看,超低利率或将引发政府债务过度扩张,加剧财政悬崖,与主权债务风险。从企业角度看,债务高企值得警惕。从金融市场看,则容易助长资产泡沫和投机炒作。

张晓慧:警惕结构性通胀上升

导致部分领域投资过热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张晓慧指出,在金融领域,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冲击,过去一年中部分发达国家向经济注入了天量的流动性,我国并没有采取“大水漫灌”的方式,也没有采用QE、零利率甚至负利率这类非常规的货币政策,更多的是以改革的手段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但仍需警惕,发达国家货币政策转向可能对我国金融体系产生的短期冲击。在国内经济整体向好但边际动能有所弱化,复苏还不稳固、不平衡的背景下,需要密切关注全球资产价格通胀的变化以及可能随之而来的金融过度杠杆和金融不稳定,做好不同通胀情境下的应对准备,尤其是要妥善管理预期,警惕结构性通胀上升导致部分领域投资过热。

张晓慧表示,经济复苏的基础尚不牢固,各部门迈入正常化的步伐也不尽一致,特别是作为转变我国经济发展方式的关键领域,消费仍处于修复阶段。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长期冲击远比纸面数字来得更复杂,其对于不同部门、不同领域造成的非均衡冲击也将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对我国的经济运行发展产生深刻复杂的影响,这是制定经济金融政策时必须考虑的重要因素。

外部经济金融形势则是有喜有忧,随着疫苗接种的铺开,世界主要发达经济体似乎有了走出衰退、慢慢踏上恢复之路的迹象,但是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疫情的快速蔓延告诉人们:新冠肺炎疫情随时可能卷土重来。经济数据也已证实,疫情反复和疫苗普及错位导致全球供应链修复缓慢,当前的复苏非常微弱,世界经济全面复苏的拐点远没有到来。

(原标题:信息量超大!周小川、李波、肖远企现身这场论坛,谈到印花税、数字货币、房地产金融、碳交易……)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本文地址:http://www.sfftjc.com/1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